养老防儿
2016-03-01 12:13:05
  • 0
  • 2
  • 19
  • 0

一篇

养老防儿


上楼的时候,遇到一对老人。八十上下,各拄着一根四脚拐,相互搀扶。一时既感温暖,又觉辛酸。想起那句养儿防老,不知道这对老夫妇的儿女们此刻在哪里。

自古有孝道一说,虽也多不肖之子,但大多还是能够指望颐养天年的。现代人就很难说了,过去有崽卖爷田、败家子,现在叫啃老,其实啃老还算好的。如果不想晚年太过悲惨,第一要防卖保健品的,第二就是谨防自个的儿女。卖保健品的最多骗光你的棺材钱,儿女,我说的是不肖的那种,轻则让你日不能食、夜不能寝,短命减寿,重则晚景凄凉、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以我在煤矿时的几个邻居为例。

一对是李姓夫妇,其时还不算老,不到五十吧。具体子女不详,我仅知道他们有这样两个儿子,主业是偷盗,副业是喝酒打架,干过的坏事儿不计其数。大约十年间,我目睹了这对夫妇如何从壮年变成废人。一开始是父亲得了帕金森症,见人说话嘴歪手抖,接着母亲气瘫了。我离开煤矿十多年后,听说他们死了,也就六十岁上下。

下面这家人不熟悉。他们的一个儿子应该是和上面那哥俩儿一伙儿玩耍的。起初也是偷鸡摸狗、溜门撬锁,喝个酒打个架什么的,后来不知怎么沾上了白面儿,成了料子鬼,普通话就是吸毒。我们家乡老话讲,吃喝嫖赌四样儿,吃不穷喝不穷,嫖还有个身板管着,沾上赌和毒人就完了。料子鬼嘛,就是什么都干了的怂货,这混蛋儿子偷不了别人家,开始偷自己家。自己家也偷不着了,就跟亲娘老子索要。要不着就威胁恐吓,最后抡起菜刀照爹妈头上砍。以至于有段时间,头缠白纱布的老俩口成了我们那座煤矿唯一一家医院的常客。再后来就不得而知了。

还有这个在家里摆麻将摊的老婆子,我母亲叫她老蔫儿老婆,大概她男人叫老蔫儿或绰号老蔫儿。老蔫儿老婆丈夫什么时候没的、怎么没的,我不清楚。因为经常看见她满身灰垢的从我家门前经过,我知道她靠给山上的小石灰厂打石头为生。但是这份卖体力的苦活儿也不稳定,也许是小石灰厂效益不好,隔三差五有停产倒闭的,或者让当地政府给拾掇了;也许是打不动石头了,老蔫儿老婆就在家里支起了麻将桌,免费供着茶水,八圈下来每人头上抽取两块钱。算算也能凑合养老了。问题是,她有两个儿子,据说没一个管过这位老妈。其中一个住在市里开着轿车的小儿子,不怕冷、不嫌脏,颇有规律的定期回矿上分配给老蔫儿和老蔫儿老婆的平房住一晚。有一回,老蔫儿老婆不解其惑,问这个小儿何故,答“怕老大独占了这处房子”。

有点灰暗是吧,那就来个正面的。我们家下面(煤矿是山区,住在山坡靠上的叫上面,住在山坡靠下的叫下面)有个大老杨和老伴儿,没闺女,养了四个如狼似虎的儿子。有道是“孝顺的儿女总是相似的,不孝的儿女各有各的不孝”,此四子有多不争气就不说了,我特别佩服的是这老俩口。知子女莫若父母,该是早就看穿了这几棵儿,待四个虎狼之子工作后统统踢出了家门。要我说这才是有生存智慧的老人,深谙世故的父母,他们这样做不仅确保了自己安享幸福的晚年生活,也避免了子女不孝的恶名。

不要不信,以上发生在我身边的故事只是浮世绘之一角,真不是个例,这还不包括各种坑爹坑妈的。当然会有人不满,您这也忒危言耸听了吧,世界还是美好的。没错,我也不反对美好,大多数人还是幸运的,孝子贤孙有的是。但凡事儿往坏里想往好处做,也不失为一种万全之策。

由此,我仍要奉劝各位。若想安度晚年,除了提防卖保健品的,首要的就是防你的儿女,且不论独苗与否。辛苦一生,儿女长成,义务已尽,不必再操心费力。退休之前,攒够积蓄,最后留一点儿防死——快不行的时候,托付给信得过的老伙计、老邻居、老相好什么的,把你烧了,骨灰一撒,不是挺好。


2016.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