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作:关于昆明的三首诗
2016-03-03 19:32:34
  • 0
  • 0
  • 1
  • 0

昆明,祭奠


礼物(致3.1昆明暴恐者)


我喜欢过你们手里的那种刀

我也爱刀。在书柜顶层

紧挨着海明威。我喜欢玩刀的人

在金庸和古龙的武侠中,但很少出鞘

在公园,我喜欢看舞刀弄剑

把早晨的阳光削得比刀刃更薄

我曾经最喜欢的一把蒙古刀

就挂在卧室的床头上,我只用它

为女朋友切过一只苹果。每次

看到母亲的手,我会喜欢各种各样的

指甲刀,小小的锋刃多么威武

轻轻剪掉我们的指甲,是为了和

别人握手。我也喜欢武士刀

从刀鞘里拔出寒光闪闪的精神

我喜欢的刀都是冰冷的。除了切菜

我不喜欢菜刀,哪怕它闹过革命

我尤其不喜欢匕首,它的目的性太强

名字又太凶。我呼吁把所有的

匕首都重新回炉,打造成公园里

柔软的宝剑。我也不喜欢战场上的刀

容易被骨头折断。不喜欢屠夫的刀

即使它能使人立地成佛……我喜欢的刀

都是冰冷的,但从不令人胆颤

我爱刀,但我不爱今天昆明的刀

尽管那是十几把工艺精良的刀

从后背到前心,刀会变热

但血会一点点变凉。热泪会变凉

29个滚烫的身体会变凉。130多人的

伤口会变凉。十几亿兄弟姐妹的

疼痛会变凉。包括你们十几个人的

命运会变凉。所以我愿意跪下来——

求你们,放下你们手里的刀

不要让我们的故乡变凉,祖国变凉

我发誓,从此不爱任何一种刀


2014.3.2.夜12时



魔鬼礼物(或昆明的刀)


十几个屠夫,带着刀子

来到昆明,火车站变成屠宰场


所有的惊叫加起来,也不会加热

无辜的血。捅进去容易


拔出来也不难。但红刀子进去

不可能拔出白刀子。在肉里


刀子要变热,血只能变冷

昆明的夜晚比地狱还黑


太尼玛残忍了,即使魔鬼在场

也不敢围观。对于扎进肉里的刀子


死人只会疼一次。而扎在昆明身上的

十几把刀,只怕永远都拔不出来


2014.3.3



礼物(给阿布都)


不要怪怨昆明,阿布都

还有那些警察和房东

一个被刀扎破了胆的城市

春天会为它疗伤。一群惊恐的人

并不比你幸运。十天的时间

的确不算长,但你要相信

第九天,阳光将来到火车站的

广场上进行消毒。第八天

昆明也许会下一场雨,洗净

花朵上的灰垢。第七天

允许所有的人都睡个懒觉

起床后数数落在屋顶的鸽子

第六天,亡者已经安息

第五天,最深的伤口愈合

第四天,流泪和流血的人都得到安慰

第三天,亲人们彼此梦见

第二天,原谅日。请点燃蜡烛

最后一天,亲爱的阿布都

一边烤馕和羊肉串

一边给喝啤酒的客人讲笑话


2014.3.4


注:阿布都,一个在云南大理生活了八年的新疆库车维吾尔族小伙,已把大理已经当成了自己的家乡。昆明暴恐事件发生后,当地派出所通知他十天内必须离开,房东也责令他立刻搬走。不善言辞的他十分难过,不知道怎么表达。他是维吾尔族人,一个本分的小生意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