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爹和我爹
2016-03-04 10:56:31
  • 0
  • 0
  • 0
  • 0

我爹和我爹


 

我有两个爹,实为同一个人。

怎么回事儿,等我说完你们就不觉得别扭了。

我爹人缘口碑极好。在农村老家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孝子,后来举家搬迁到矿区,又是同事、邻居眼里的好男人,也就是现在的暖男。

我爹的孝顺是我打小就耳闻目睹的。西北的农村没那么多礼数,但我爹不一样,对他的亲爹亲娘小到嘘寒问暖、端屎倒尿等吃喝拉撒诸般事宜可谓无微不至,大到躬行劳作、生老病死视如功课。想想看,七八十年代农村盖房子,夯坯砸草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我爹一不溜儿盖两套,上房得先紧他爹娘老子住。

我爹不光孝上还顾下。我大伯大伯母因善生殖,儿女成群,家里不穷才怪。村里老乡曾有言,如不是我爹把一副家产给了我大堂兄,只怕一辈子都娶不了老婆。那个时代在农村,娶老婆可是人生头等大事。我爹轻而易举就给解决了。

我爹有多孝顺,这么说吧,在我奶奶弥留人世的最后几年,把她子女、晚辈对她所有的好、给她所有的物件儿都记在了我爹头上。

但这只是我的第二个爹。我还有一个爹,是我们家的魔鬼。

我爹的粗暴可能是你们无法想象的,尽管在他的兄弟们中间已经算是脾气最衰的一个。我爹不仅打他的狗崽子们,主要打老婆,就是我妈。好在我爹不打我妹,我哥我弟就不能细说了。我一生挨过两次打,都是青春期,其中一次光荣的属于我爹。那种羞辱和仇恨,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我爹真的老了才得以化解。疗伤过程虽然漫长,但终因他的衰老而治愈。

我爹揍人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即便搁现在,怕也少有人敢来围观。耳掴、棒擂、绳吊…那花样儿那阵势那动静据说和满清酷刑、纳粹集中营有的一比。请原谅,我不是有意在此丑化我爹揭他老底,也不想讨伐、批判我爹。我想说的是,也许正是源于饱受我爹的暴行,我自幼暗下誓愿,不说粗话、不付诸暴力。依照心理学的阐释,这也该算作我爹的功劳,他一己之暴的正面意义恰好从负面或反面教诲了我。

像大多数子女一样,我们兄妹几个都没记我爹的仇。两个形象的父亲毕竟是同一个爹,尽管我反对“棍棒出孝子”,但我爹的粗暴终究都化为了他所擅长的父爱形式。在他的时代里,在他的一生中,没有一种知识教会他如何做一个好父亲。

今天回想我爹,我可能放大了他的粗暴而忽略了他粗暴之下的温柔。与他的粗暴成正比,我爹的温柔足以肉麻的令我难以启齿。我们这一代的父母的确不善于表达爱,因此他们选择了爱的另一面来释放他们心中的慈祥。感谢我爹,以把自己变老为代价养育了我们。尽管他曾经虐待过我们的肉体,但也锤炼了我们的意志。在我们看来,他仍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

更重要的,由于我爹的遗传和影响,我没本事的大哥、失过足的弟弟、辛勤致富的妹妹都是孝子,且都比我孝顺。


    2015.4.2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